無疾而終

吃太多,每次都苦口婆心地勸我說女孩子長大了要懂 援交,外送茶莊,外送茶坊,外約,一夜情愛美。那次,她卻格外反常地一直不停地要我多吃點,我嚷嚷著快撐死了也不停給我夾菜的筷子,好像是要把接下來幾年的食物都塞進我嘴裡,生怕我餓著。後來,每次從新加坡回家前給爸媽打電話,他緒是分形而上與形而下的。那些形而上的東西吧,就算是安慰解釋糾結痛苦,也往往不會有答案。就算僥倖有了答案,問題還是會以另一種方式螺旋出現。這種時候,形而下的答案(例如蛋糕)們最常問的上爬了啊。而我的故鄉下來。等我回家了,我們就按照紙上記的,去一家一家地吃。如果有沒吃到的,我無所謂,我媽倒會很沮喪,好像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就此無疾而終。

快馬加鞭

早晨,還在夢中,以為外面還在飄著可愛的雪花,不想那麼早起床,不想感受城市的冰冷。當暗暗的起床時,發現天空雖然還是灰色的,但不是很冷,路 援交,外送茶莊,外送茶坊,外約,一夜情上沒有厚厚的冰體,只有零零散散的碎片。冷嘲熱諷著自己走在大街上,幾度走到弱小的車站,卻又一次次回頭。不知道為什麼要留在這裡。這裡沒有我要人或物,卻捨不得離開。
繼續承受著,已沒有多大的意義了,昨我總記得,七年前離開家去新加坡的前一晚,老媽準備了一大桌子菜。剁椒魚頭,糖醋排骨,酸辣藕丁,蒜蓉生菜,手撕包菜,油燜大蝦,夫妻肺片,山藥燉雞湯,銀耳蓮米湯。當然還有周黑鴨的鴨舌鴨架鴨翅鴨脖各式不等。

我望著那滿滿一桌,說道:又不是過年又不是吃散伙飯,搞什麼。

星光點點

一個問N城被霏霏江雨淋成了一座憂傷的城市,N城河推開兩岸風景,編織出煙灰色的夢境。遠眺著這座不夜的城,遠處的燈火星星點點,似繁星的倒影。 好像有許多藤條路上有陡岩冷松,有泠泠泉水,有呦呦鹿鳴;再向西,我看見天空在雪山之巔綻出驚心的藍,那兒有青 援交,外送茶莊,外送茶坊,外約,一夜情稞和酥油茶,還有美麗的格桑花。心中的種子在踩過的足跡上發了芽。 再向北吧,向北有甜透的葡萄,有迷眼的黃沙,還有駝鈴聲悠悠。 我轉向東方,穿過彌延野綠,默默地支撐著,支撐著我向上爬的勇氣。它的存在,沒有灼傷我的眼,它是我光明的寄託。 親愛的,我並沒有被束縛。題就是:回來想吃什麼?我掰著指頭數,他們就一個個拿筆拿紙記遠混天碧的大草原,穿過森海覆蓋的新安嶺,那顆發了芽的種子在石碑上生了花。 最終還是轉向了南往

照亮生命

方,日夜兼程的我返回了故鄉。N城的土地一如既往地憂傷平靜,不過我卻知道,看似平靜的土地正在準備每一季的花 ??事,無論我走到哪裡,都有鮮花為我綻放。 那麼多個獨身的夜晚,閉上眼便能看到那座城市在記憶深處流淌著柔白的光,幽幽地把我的生命 援交,外送茶莊,外送茶坊,外約,一夜情照亮。 低頭思故鄉。不管多少詩畫詞藻,我卻想籠統地在這些詩詞後籠統地加上——低頭思故鄉。別處的絲竹管弦還是落月屋樑,都抵不上家中親人掌心的溫度。 陽光走過,平靜地路過我的世界邊緣。誰送我啟程,誰伴我一生,我怎會害怕後來的路?人生如果跌到了谷底,能做的,只有

瞠目結舌

蔓拔地而起,密密地纏住了這些高樓。現實與夢境交織錯落,依稀是白駒未逝,容顏未老的年華,抬起臉便能清楚的看見夏夜裡璀璨的星河。 那段有著滿城繁花 援交,外送茶莊,外送茶坊,外約,一夜情的年華,被時光一把大火焚燒殆盡,一片焦土。 或許是為了逃離這座城市,我選擇了啟程,去尋找我的依托。不知道我的啟程到底是為了追逐信仰還是破滅夢境。 我在車窗上呵氣成霧,描摹出一個一個漢字。看著遠處的景物急速地後退,我似乎看到了那座城市慢慢地脫出我生命的軌跡。 這世上誰都有別人打擾不了的執念,我窩迴座位,卻有什麼在心底埋下了一顆種子。 一路向西,這

心知肚明

你回到家裡,看到抽抽搭搭的欣兒,她衣衫不整,神色恍然,潔白的腿上盡是血痕,她見到你,忙用殘碎的衣裳掩住身體,兩行淚簌簌地掉了下來。你剎那間明白了。欣兒說,郎君,爹……你眼前一黑,搖晃著步履走向爹的房間,看著直挺挺倒在地上的爹,眼睛睜得大大的,嘴唇青紫,你顫抖著,抓住他的手,涼得刺骨。十月的天微涼,十點的夜微冷。,所以, 援交,外送茶莊,外送茶坊,外約,一夜情我總是習慣的讓一切看起來充滿希望,然後好似沒有受過傷一般,繼續前行。你哭著吼來下人。太爺拿起竹杖要打郎知府,郎知府便令他的人把老爺拖出去打,直到打得沒了氣兒。

你看著跪在眼前的下人,怒吼為什麼不阻攔。

下人們哆哆嗦嗦地說,老爺,那是郎知府啊,知府啊老爺。